:::
列印 轉寄
典藏瀏覽
全圖放大
古代的臺南
  • 作品名稱
    古代的臺南
  • 作  者
    小早川篤四郎(1893-1959)
  • 創作年代
    1935
  • 類  別
    油畫
  • 媒材技法
    油彩、帆布
  • 尺  寸
    130.6×162cm
  • 入藏年度
    2014
  • 入藏方式
    移撥
  • 作者其他作品
    熱蘭遮城晨景
    夕照的普羅民遮城
    漢人(支那人)的產業開拓
    通事吳鳳
作品簡介
當台南只不過是個被稱作「赤崁」的貧脊小村時,它的前方有一處叫做Tayouan的砂島。砂島北方隔著一水道,名叫北線尾,以及與北線尾相接的鹿耳門沙洲。Tayouan的南方叫做鯤身,有許多土地相連,連綿至本土。對於這個島嶼所環抱的內海,支那人稱作台江,荷蘭人則因島嶼的地形很像鯨骨,便將之稱為Twaluis Been。三百年前,當漲潮時,此地可形成約十五尺左右的淺港。明朝張的東西洋考,被稱作大圓,何喬遠的閩書,被稱作大員,以及荷蘭人口中的Tayouan,皆是指此地附近。後來變成本島的指稱時,曾以「大冤」(明代地圖)、「台員」(台灣隨筆)等文字稱之,之後才轉為台灣此二字的使用。附近的土地非常肥沃,有米、麥、豆類等多數農產,也有檳榔子、椰子、香蕉、檸檬、西瓜、甘蔗等眾多的美麗果樹。鳥獸也很多,特別是有很多鹿棲息。在這附近,住著會說「Sideia」語的新港社人。本圖〈古代的台南〉描繪原住民正在使用弓箭獵鹿。由於原住民的跑步速度不輸鹿,所以只要他們兩、三人偕伴外出,一看到鹿的身影,便會追逐在後,陸續使用弓箭將之擊斃。狩獵時的道具除了弓箭之外,也會使用陷阱、長矛。陷阱設在森林或是鹿、野豬的出沒地點,或是設在狹小的路徑上、寬闊的曠野上。設陷阱的方法,是將竹子深深埋入地面,將之彎曲後,以小木片加以固定,之後將圈套綁上,上方鋪蓋泥土。當鹿一碰到這個陷阱,竹子會馬上彈起,纏繞住鹿的腳,所以可以很快將之獵捕。當使用長矛時,會全村或是聯合兩、三個村落一起行動。先是各自在刀刃部位,掛上兩、三個鉤,在前端綁上鈴鐺,帶著這樣的長矛兩、三支出發。而為了追逐野獸,會帶著狗同行。大家先是排成大大的圓形環陣,包圍獵物,以防獵物逃脫,然後再慢慢縮小圓陣,直到逮獲獵物。
文章引用:美術家傳記叢書-歷史. 榮光. 名作系列《小早川篤四郎<日曉的熱蘭遮城>》廖瑾瑗著,廖瑾瑗翻譯《台灣歷史畫帖》之日文圖說,2012年4月。
畫作源自1935年日治時期的台灣,為慶祝日本始政40週年紀念,當時臺灣總督府在「始政40週年紀念臺灣博覽會」籌備工作中,委託日人小早川篤四郎繪製臺灣歷史畫,預定陳列於臺灣歷史館中,用以宣揚臺灣歷史與文化特色。根據《臺灣歷史畫帖》所記載此批畫作共有22幅,皆為百號油畫,其中有關日本題材的作品後來被銷毀,現僅存9幅,係103年由鄭成功文物館移撥予臺南市美術館之典藏品,作品包括:<通事吳鳳>、<鄭成功和荷蘭軍的海戰>、<鄭成功和荷蘭軍的議和談判>、<鄭成功立姿圖>、<古代的臺南>、<漢人(支那人)的產業開拓>、<最後的離別>、<熱蘭遮城晨景圖>、<夕照的普羅民遮城>。
這些畫作早期曾展示於臺南赤崁樓,當時展區屋頂老舊漏水,導致畫布受潮變形,顏料嚴重脫膠粉碎剝落。因臺灣早期甚無修復觀念,曾歷經畫師修改甚至重新繪製,直至2000年臺南市政府民政局才正式委託修復師進行簡易修復,2016年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再度委請專家評估,為考量畫作永續保存及結構安全等問題,將這些歷史畫作進行完整之狀況檢測以及還原修護處理。
關於創作者-小早川篤四郎(1893-1959)
小早川篤四郎,出生於日本廣島,之後在移居臺灣,與幾位前輩藝術家如陳澄波、廖繼春等同時期,受教於石川欽一郎及岡田三郎助。以日本畫家的身分,在台南近代美術發展中佔有一席之地的主要原因,與1935年他接受台南歷史館的委託,繪製二十幅與台南當地歷史有關的「歷史畫」息息相關。那時他已是報刊以「帝展的中堅畫家」稱呼的成名畫家,前一年也曾將入選帝展的畫作〈三裝〉捐贈予台灣總督府,日籍畫家的身分、豐厚的資歷與人脈,使他成為以殖民政府觀點再現台南歷史的上選畫家。
BACK TOP
請用IE、Firefox或Chrome 1024x768 pixels以上解析瀏覽本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