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 轉寄
典藏瀏覽
全圖放大
夕照的普羅民遮城
  • 作品名稱
    夕照的普羅民遮城
  • 作  者
    小早川篤四郎(1893-1959)
  • 創作年代
    1935
  • 類  別
    油畫
  • 媒材技法
    油彩、帆布
  • 尺  寸
    130.5×160.5cm
  • 入藏年度
    2014
  • 入藏方式
    移撥
  • 作者其他作品
    熱蘭遮城晨景
    古代的臺南
    漢人(支那人)的產業開拓
    通事吳鳳
作品簡介
〈普羅民遮城夕照圖〉為1935年,日本為慶祝始政40週年紀念,臺灣總督府在「始政40週年紀念臺灣博覽會」籌備工作中,委託小早川篤四郎繪製臺灣歷史畫,預定陳列於臺灣歷史館中,用以宣揚臺灣歷史與文化特色。這一系列歷史畫經過小早川對照文本的考究後才繪出,作品描繪的是荷蘭時期普羅民遮城的黃昏景象,普羅民遮城即為現在的赤崁樓。
小早川篤四郎也屬於外光派的畫家,尤其著重於光影的改變、對時間的印象,前景水面可見不同色階的藍色,以條狀呈現,靠近水面的船隻及建築物本體依稀可見倒影,水面上還數艘尺度不同的船隻,從最靠近普羅民遮城的小筏、大型的戎克船(揚帆及收帆皆有)、上面載滿人的獨木舟等,說明此時期台江內海尚未完全淤積,可藉由船運送物資及交通。普羅民遮城的右方還有七棟矮房。
後井的山脈及天空,細膩的描繪出夕陽將落的景象,粉紅、紫、橘的雲朵,以及漸層的藍色天空,使天空更加生動的最上面的一片烏雲。如今赤崁樓已被改建為中國傳統的亭台樓閣,荷蘭時期疊砌磚塊的一部分根基被保存下來,已被指定為史蹟。
廖瑾瑗翻譯《台灣歷史畫帖》之日文圖說:西元一六二四年荷蘭人占據安平之後,感到有必要在台灣本島設置居留地,一六二五年一月,以十五匹布向新港社的原住民,交換赤崁的河川沿岸土地,建造了長官別邸、病院、倉庫等等,也建築了小碉堡充實守備。繼而陸續獎勵日本人、支那人遷移入住。而為了紀念荷蘭的聯合七州,乃將之命名為Provintia城鎮。一六五二年(承應二年)由於發生郭懷一之亂,荷蘭人備感有必要在赤崁設置防備。因此於一六五三年使用磚塊,重新建設一座有四個稜堡的守城,這就是Provintia(普羅民遮城)。由《台灣縣志外編》的遺蹟記述,可知普羅民遮城的規模如下:「赤崁樓以糖水糯米汁搗拌蜃灰,疊磚砌垣。以堅硬之石為界,周方45丈3尺,不設雉堞,南北兩角有瞭望亭突出,僅能站立一人。樓高約3丈6尺有餘,雕欄凌空,軒豁四達,其下砌磚如巖洞,曲折宏邃,右後穴窖,左後浚井。前門外左方,再浚一井。」一六六一年五月,鄭成功登陸台灣後,此城立即被攻陷,並設立承天府。等到清朝領台後,此城獲得保留,康熙五十三年(正德四年、一七一四年)被派遣來台的測量人員Padre de Maira(筆者音譯),在信中寫著:「荷蘭人占據時代所建設的家屋當中,至今仍有價值者,應當是四個稜堡的城壁所環抱的三樓建築物,(中略)它俯視著中港,必要時可防止敵人上陸。」其後,在《台灣縣志》可以看到關於此城的說明:「因為頻年地震,屋宇盡傾,四壁矗立,只剩周圍的磚垣堅好如故。」明治四年左右,英國長老教會牧師Campbell初次來到台南時,據說城壁依然存在著。之後,城壁屢次遭盜破壞,明治十二年左右在城蹟上方建蓋了現在被稱為赤崁樓的文昌閣和海神廟。作品〈夕照的普羅民遮城〉描繪的是荷蘭時期普羅民遮城的黃昏景象。如今荷蘭時期疊砌磚塊的一部分根基,已被指定為史蹟。
文章引用:美術家傳記叢書-歷史. 榮光. 名作系列《小早川篤四郎<日曉的熱蘭遮城>》廖瑾瑗著,廖瑾瑗翻譯《台灣歷史畫帖》之日文圖說,2012年4月。
畫作源自1935年日治時期的台灣,為慶祝日本始政40週年紀念,當時臺灣總督府在「始政40週年紀念臺灣博覽會」籌備工作中,委託日人小早川篤四郎繪製臺灣歷史畫,預定陳列於臺灣歷史館中,用以宣揚臺灣歷史與文化特色。根據《臺灣歷史畫帖》所記載此批畫作共有22幅,皆為百號油畫,其中有關日本題材的作品後來被銷毀,現僅存9幅,係103年由鄭成功文物館移撥予臺南市美術館之典藏品,作品包括:<通事吳鳳>、<鄭成功和荷蘭軍的海戰>、<鄭成功和荷蘭軍的議和談判>、<鄭成功立姿圖>、<古代的臺南>、<漢人(支那人)的產業開拓>、<最後的離別>、<熱蘭遮城晨景圖>、<夕照的普羅民遮城>。
這些畫作早期曾展示於臺南赤崁樓,當時展區屋頂老舊漏水,導致畫布受潮變形,顏料嚴重脫膠粉碎剝落。因臺灣早期甚無修復觀念,曾歷經畫師修改甚至重新繪製,直至2000年臺南市政府民政局才正式委託修復師進行簡易修復,2016年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再度委請專家評估,為考量畫作永續保存及結構安全等問題,將這些歷史畫作進行完整之狀況檢測以及還原修護處理。

關於創作者-小早川篤四郎(1893-1959)
小早川篤四郎,出生於日本廣島,之後在移居臺灣,與幾位前輩藝術家如陳澄波、廖繼春等同時期,受教於石川欽一郎及岡田三郎助。以日本畫家的身分,在台南近代美術發展中佔有一席之地的主要原因,與1935年他接受台南歷史館的委託,繪製二十幅與台南當地歷史有關的「歷史畫」息息相關。那時他已是報刊以「帝展的中堅畫家」稱呼的成名畫家,前一年也曾將入選帝展的畫作〈三裝〉捐贈予台灣總督府,日籍畫家的身分、豐厚的資歷與人脈,使他成為以殖民政府觀點再現台南歷史的上選畫家。
BACK TOP
請用IE、Firefox或Chrome 1024x768 pixels以上解析瀏覽本網站